当前您在:主页 > 聚焦模型 >所谓「友善儿童的公共空间」:亲子餐厅真的友善儿童吗?
所谓「友善儿童的公共空间」:亲子餐厅真的友善儿童吗?
作者: 热度:864℃

小孩与大人能共存的公共空间
所谓「友善儿童的公共空间」:亲子餐厅真的友善儿童吗?

在公共空间对孩子不耐的大人,是否忘记幼年的自己也曾因为好奇发出惊呼;在兴奋时喊叫、焦躁时哭泣,换来爸妈的责骂或巴掌……。如果餐厅外拒绝幼儿的声明,改成是对爸妈的友善提醒,几本可让儿童自由拿取的绘本、或一桶积木,该有多好!

所谓「友善儿童的公共空间」:亲子餐厅真的友善儿童吗?

蔚昀

收到你的来信,我忍不住开始幻想,如果我带着儿子到克拉科夫旅行,我们可以在咖啡厅、图书馆、书店等地找到一些属于儿童的游戏角落,我可以歇脚吃点东西、翻翻书,他可以在旁边玩耍,也许会有点吵闹,但我想那也是正常,因为我们是「一起生活」。

等你回台湾,我想带你到一间义大利麵家庭餐馆,那里很小,只有七张桌子那幺大,没有出色的布置,厨师和服务员也是家人关係,放学时间他们的孩子就在店里待着。

儿子一岁时,还坐不住儿童椅,有时会在店里尖叫大闹,被我们带到外头安抚;现在他三岁了,能够等待上餐时间,从麵包、汤、麵、甜点一路慢慢吃完,他尝试过蒜味扁麵,也吃茄汁、奶油白酱,当他第一次尝试青酱时,绿色的麵让他爱死了,现在他常常指定要到这家店用餐。

我们很感谢有这样一家店,愿意接纳不习惯外食的幼儿,包容他们在店里无法克制地哭闹、小肌肉操作不熟悉而不慎打翻餐点、地板弄得一团糟;供应足够的儿童餐具,厕所环境乾净可以让幼儿踩在地板换尿布;厨房对外透明,我们常常在吃完饭要离开前,让儿子看看厨师忙碌的身影,挥手说再见,他知道是谁在为他做饭;而且价格合宜,我们不至于负担太大。

@比餐点更让人感动的友善空间与服务

这几年台湾食安问题严重,业者嗅到商机,「友善土地的食材餐厅」一间间开幕,但我认为,除了食材与烹调方式,我认为一家餐厅如何对待那些无法好好用餐的人,才能看出它真正的友善程度。

我发现,有太多餐点出色的餐厅,开始列出「只欢迎八岁╱十岁╱十二岁以上儿童」的条件,也明说无法让婴儿车进入,必须停放在户外,请将婴儿揹在身上用餐,如果婴儿发出声音,请带至户外让其情绪平稳……这些条件让人看了就灰心。我们怎幺揹着十公斤的孩子吃饭?如果餐厅讲究安静气氛,我们能不能带着有失智症状、可能突然大声说话的长辈前往?如果空间不够宽敞置放婴儿车,坐轮椅的身障朋友可以来用餐吗?

我知道的,这些店只欢迎「被训练好的顾客」上门,他们的陈设有限制,厕所更不可能有更友善的规划。每次看到这些拒幼儿与身障者于千里之外的店家,我就深深感谢那些愿意提供接纳「未被训练╱无法被训练好的顾客」的餐厅,顾客不会是一次两次的嚐鲜造访,而是像到好友家吃饭一样,感受到被尊重与被照顾着。

@亲子餐厅的恶梦

一定有人要抗议了,「如果想带着小孩用餐,请你到亲子餐厅好吗?」这又是另一场恶梦了,有的,我曾经试过几家亲子餐厅,他们都需要预约、大排长龙,可是每次我都失望而返,甚至餐点还没上完,我就想带着孩子逃离现场!

让我受不了的是餐厅内播放震耳欲聋的音乐,狭小拥挤的座位;至于食物,成人餐点就算了,儿童餐一定有薯条、热狗、调味果汁,几乎全是妈妈平常不会让孩子吃的食物。来到游戏区,塑胶地垫的异味,让人不知道是塑化剂还是脚臭味,不怕破坏的塑胶玩具还有前一个孩子啃咬过的口水痕,然后充斥着家长不耐烦的斥责声、指挥孩子摆姿势拍照的吆喝声。而就当你以为一切不能再更糟的时候,发现亲子厕所只有一间,而且妈妈要哺乳必须去哺乳室(因为「不雅观」),而且这些餐厅往往价格不菲。

我每次离开时,都痛恨自己相信「亲子餐厅」这个美丽宣传,也为一同前往的朋友感到抱歉。如果不是因为带着孩子,我们一定能在一间舒适、音乐悦耳的餐厅里,享受美味的餐点吧?当这样的亲子餐厅的生意越好,是不是越能看出一般的餐厅有多不欢迎孩子?

@陪孩子一起认识、适应社会

就如同柯札克所说的那句话:「没有孩子,只有人。」自从当了妈妈后,我无时无刻提醒自己,孩子也是人,虽然来到世界上的时间短了一点,但终究是独立个体,有思想、能思考、有情绪,有自己理解这个世界的方式,即便结论常与成人大不相同。

将孩子视为一个人,和自己不一样的人,好好的去看见的他需求,尊重他的需求,满足他,以让他和我们这些不一样的人生活在同一个空间里,我认为是台湾社会必须学习做到的。最简单的,先从食衣住行开始,一定规模、坪数的餐厅或连锁店,应至少提供一个角落是推车可至的用餐区;厕所装设可收起的更换尿布平台也不会佔用什幺位置;另外,如果连麦当劳都能改善儿童餐内容,那些亲子餐厅也该换掉菜单里的薯条热狗了。

目前,我只在Uniqlo里看见儿童游戏区,那对爸妈来说帮助太大了,两人可轮流陪孩子玩,不用担心他们在店里无聊到暴走。但平日出门时,人行道犹如推车障碍竞赛,很难让人不崩溃乾脆推着孩子走在车道上;好不容易上了捷运或公车,如果谈天说笑接电话的成人可以安然坐着,我们是否也能换个态度,接受孩子在车厢内说话、大笑、唱歌、哭泣?难道,旁人看着孩子玩3C,会觉得这样的安排比较妥当、比较让人开心?

我老是听到莫名其妙的指责:「那是宠坏孩子、教孩子不必尊重他人。」彷彿成人的耳朵多幺尊贵,容不下一丝非成人发出的杂音。这些人是如何长大的呢?他们年幼时,一直与世隔绝,直到有天突然能好好坐在餐厅里用餐一小时,搭乘公车安静不语吗?还是他们早已忘记,自己也曾因为好奇发出惊呼;在兴奋时喊叫、焦躁时哭泣,换来爸妈的责骂或巴掌,然后学习到,要假装自己是成人,不是小孩,才有资格出入公共空间?

多幺希望我们的孩子不是在训诫责骂中认识这个社会、适应这个环境,如果餐厅外拒绝幼儿的声明,改成是对爸妈的友善提醒,几本可让儿童自由拿取的绘本、一桶积木,该有多好。

我们不必一开始就担心,让孩子出现在公共空间必然会撒野。作为父母,孩子发出的声音,其实和你我差不多,加倍耐心的倾听,更快速的回应,为他翻译传达需求,一次次拉长「练习」时间,有助他适应成人订出的生活守则。作为人,一个独一无二的人,我们必须开始想,那些和你不一样的人,到底需要什幺协助与服务,才能一起好好生活着。

淑婷

Ps.在此推荐由脊髓损伤基金会建立的app「友善台北好餐厅」,有「轮椅婴儿车」、「孕妇拐杖族」、「眼睛不方便」、「无障碍厕所」……等数种友善类型,大家也可以推荐居家附近的友善餐厅,不仅能便利他人,也能给这些餐厅一点鼓励!

所谓「友善儿童的公共空间」:亲子餐厅真的友善儿童吗?《逊妈咪交换日记:一样的育儿关卡,不一样的思考》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最新文章